真的要炒 NFT 了吗?

来源: Letou体育律动BlockBeats 作者:0x13
币圈所有的热点都是财富效应引发的,NFT 也一样。 先是 MEME。一场突然的暴涨让大家发现了新大陆。 这是一个将流动性挖矿与 NFT 结合起来的项目。......
币圈所有的热点都是财富效应引发的,NFT 也一样。

先是 MEME。一场突然的暴涨让大家发现了新大陆。

这是一个将流动性挖矿与 NFT 结合起来的项目。9 月 11 日一枚 MEME 的价格才只有不到 200 美元,后来当 MEME 推出了以 YFI 创始人 Andre Cronje 为灵感的 NFT 艺术画,并得到了 Andre Cronje 本人的欣赏后,价格一路飙升至近 1800 美元。

MEME 之后,NFT 交易平台 Rarible 推出了自己的平台代币 RARI,并会根据用户的购买量和销售量按比例发放空投奖励,团队将这种方式称为「市场流动性挖矿」。在推出这项举措之后,Rarible 从无人问津迅速变得炙手可热,9 月销售量更是达到了 NFT 市场霸主 OpenSea 的 10 倍,仅仅 9 月 14 日一天的交易额就达到了 150 万美元。

接下来到了各自为营的时期,以 dego.finance 为首,用社区裂变+抽盲盒的方式,让这个项目有了当时类似 SushiSwap 的热度,gas fee 消耗仅次于 Uniswap 交易和 USDT 转账,排名第三。接着就是其他 NFT 项目,比如 EOS 节点 EOS Nation 推出的游戏,币安智能链推出的 NFT+DeFi 等等。

不仅如此,NFT 似乎也有了些出圈的趋势,律动 BlockBeats 近日在微博上发布了自己制作的 NFT 作品,就引来不少用户好奇围观,询问如何将自己在真实世界中的作品转换为 NFT 资产。

文章阅读页通栏

随便翻一翻社群信息,就会发现似乎此前 DeFi 流动性挖矿的留存用户已经把关注度转移到了 NFT 挖矿上,代币疯狂炒作,财富效应的不断积累,无一不在向投资者透露一个信息:NFT 正在接力 DeFi 的下一棒。

但现在是炒作 NFT 的最佳时期吗?

NFT 到底有没有想象空间?

在麦子钱包的产品负责人陆遥远看来,NFT 可以分成两类:收藏品和服务。

收藏品很好理解,就是人们熟知的画、雕塑、卡牌等等。不过,收藏品的价值很难用数字定义,因为它们或多或少都与人们的主观意识有关。陆遥远认为,它们的价值会因为创作者和收藏者的名人效应而产生极大波动,甚至同版艺术也会由于收藏者的不同导致它们的价格天壤之别。

不过,NFT 不仅仅是画、收藏品,更实际、更落地的应用是作为一项「服务」。

NFT 更需要的是客观上的价值,不应该被局限地以收藏品共有的「稀缺的」来定义,YFI 创始人 Andre Cronje 曾经说过「NFT 类似于数据库的组织架构,可以用于外键、定义列表、跨表查找与连接,而所谓的稀缺性取决于创作者在创作时的想法,就像达芬奇可以画 100 幅《救世主》,但他实际上只画了一幅。」

现在 NFT 门票、证书、身份 ID 等应用其实就是「服务类」NFT 的初步落地,它们不存在极高的门槛,而是平民化的便捷工具。

这其实 NFT 真正的想象空间,加密艺术只是 NFT 很小的一部分,子集中的子集,描述得更宏伟一点,对于更广泛的大众,NFT 可能是他们的链上与现实的入口。

但即便是有无限的想象空间,我们需要更理性地看待现在的市场,为什么 NFT 现在会火?

NFT 没有炒起来

如果仔细观察 NFT 板块的代币不难发现,在 MEME 引爆 NFT 热点的那几天,MEME、WHALE、ARTE 等相对比较新的项目代币价格均有较为夸张的涨幅,而 SAND、MANA 等老项目似乎并未引起太多关注。而且更奇怪的是,代币价格在二级市场暴涨,但大多数 NFT 的价格却没有上涨,甚至还有小幅下跌。

NFT 的火爆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假象」。DappReview CEO 牛凤轩直言:「现在被吹捧的 Rarible 交易平台存在大量刷单造假的行为,用户为了追求 RARI 代币奖励会不断的进行交易,从而推高了平台的交易数据。」

「这一次 NFT 热点是一场炒作,只是没赶上 DeFi 这个热点的人催生出的一个新的炒作机会,目前从 NFT 的交易量和用户量来看,其实并无多大增长。」麦子钱包的产品经理 PM 陆遥远也秉持相同的观点。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兼总经理曹寅也有同感:「严格来说,这波 NFT 根本就没有炒起来,Opensea 上最贵的 NFT 作品价格甚至还降了。MEME、WHALE 这种都属于无量上涨,稍微投入一些资金就涨起来了。类似于 SAND 这种全流通代币,流通量很大,小额资金根本不足以撼动其价格,因此也没有炒起来。」

随着 DeFi 渐渐走下坡路,市场开始变得有些混乱,投机者无处安放的野心早已切换到下一个热点。这些「跟风者」们似乎毫不关心 NFT 的实质,对于代币价格的热衷超过一切,就像一群蝗虫着急地赶往下一片庄稼地。

不过,NFT 这片土地上的「庄稼」真的长出来了吗?这里的土壤是否足够肥沃,能种出大家期望的庄稼吗?

这也是很多投资者都关心的一个问题,现在是入场 NFT 的时候吗?

不是。

NFT 的问题

之所以认为现在不是 NFT 的最佳时期,结合陆遥远、牛凤轩、曹寅的观点,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用户教育薄弱、容易造假、基础设施有待完善。

NFT 的用户教育

相比于 DeFi,NFT 的受众群体显然小得多。目前大部分人印象中的 NFT 都是「加密艺术」,无论「加密」还是「艺术」,这两个领域都是十分小众的。更何况当今社会缺乏对艺术的教育与普及,而艺术教育与普及的匮乏使得普通人很难分辨哪些艺术品值得收藏。

就连深耕 NFT 领域的著名加密收藏家 WhaleShark 也发布推特表示「建议大家尽量不要参与 NFT 收藏品的投资,除非你有极强的审美能力,或是你拥有一台时光机。」

小圈子更容易成为 KOL,而在艺术收藏领域,收藏品交易会受到名人效应的影响,KOL 进行收藏品交易会比普通人轻松得多,且能卖到更好的价钱,这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并不公平的。而且小圈子里更容易炒作 IP,IP 更容易被圈子内所有人熟知,这也就导致类似 MEME 这样的代币被炒作过热,但又并没有实际应用,还是一团空气。

小众的圈子也意味着几乎不存在规范。举例来说,加密艺术领域对于是否侵犯版权、肖像权等的界定还十分模糊。目前,交易平台上存在大量以 V 神、Andre Cronje 等知名人物肖像和世界名画为主题进行恶搞等形式的二次创作作品。

曹寅告诉律动:「我不会购买在物理世界有的收藏品,因为物权在你手上,但产权在别人手上。我更倾向于收集原生的 NFT,纯粹在链上的、不会引起版权争议的藏品。」

目前,小圈子可能还隐藏着众多问题,一旦 NFT 领域随着逐渐发展而壮大,越来越多人加入这个圈子,很有可能暴露更多问题,甚至会出现颠覆整个领域的漏洞。

NFT≠稀缺、唯一

NFT 资产并不是大家想象的稀缺的和唯一的,恰恰相反,它们很容易被复制,不仅仅局限于艺术品,包括服务类的 NFT 亦如是。

举个例子,dego.finance 的 NFT,能不能做出假币?

当然可以,只要图片一样,把 NFT 名字修改成与真币一样,是可以做出假币的。

假币当然可以区分出来,因为合约地址都不一样,假币并不会出现在真币的合约归类中,但对于新人来说,会想到通过合约判断真假吗?他们仅仅通过搜索栏搜索则很容易上当受骗。

最近,就有加密艺术家表示,有人复制了他发布在 SuperRare 交易平台的作品并拿到 Rarible 平台进行售卖。可见,目前的平台审核还极不完善,虽然目前只有少数艺术家发现自己的作品被复制,但躲在隐蔽的角落中的造假者还有更多,随着 NFT 的发展,造假者群体也将越来越庞大,问题将变得更加严峻。

而这仅仅是目前 NFT 造假最基础的操作。

更有难度也更难以被发现的骗术,是直接复制标识着正版的 URL 编码。复制一张图片的同时复制它的 URL 编码,这样,一件赝品就可以拥有正品的「身份证」,造假者可以轻而易举地弄假成真。而目前,对于这种行为还没有解决办法。

基础设施相对较差

一提到 DeFi,我们脑子里反映的是什么?是 MakerDAO、Uniswap、钱包、各大数据平台等等,这些 DeFi 生态我们可以脱口而出,因为我们已经足够熟悉。

但一提到 NFT,你除了「画」还能说出什么?

你不知道 NFT 板块中究竟包含了哪些内容,不知道有哪些平台可以交易 NFT,不知道同类产品的历史价格,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玩 NFT。

甚至,连最简单的转账都没有那么完善,在几大主流钱包中,似乎只有麦子钱包能够支持你账户下 NFT 的显示和交易,使用其他钱包现在根本无法看到自己账户下有没有 NFT,更不用说转账。

NFT 确实很火,但这种火是财富效应的传递,不是 NFT 的价值发现。

2020 年的 NFT,就像 2018 年的 DeFi,有实际价值但还需要时间沉淀与发展,过早地将它推到风口浪尖,让它在错误的时候万众瞩目只会让它受伤。在这个最具想象空间的领域,NFT 还需要更多的开发者作为先驱,将基础设施搭建完善,再逐渐推广、扩大影响力。

关键词: NFT  MEME  
0/300